電話咨詢
3560255357

&site=qq&menu=yes" class="cart hidden-xs" target="_blank" style="background: url(../static/images/qq.png) no-repeat;background-size:100% 100% ;">

金衛東董事長

金衛東:研究生奠基我人生

作者: 金衛東 來源: 發布時間: 2019-08-22 16:02:47 浏覽: 953 字體大小:大號 中號 小號

——金衛東在2019全國畜牧學科高峰論壇暨動科學院院長(所長)聯席會議上的演講

 


尊敬的各位專家、學者

親愛的各位畜牧獸醫同行:


今天,我受寵若驚,來和中國各所大學畜牧獸醫的掌門人一起,分享我成長過程中的一個話題。今天是學者的聚會,雖然我是一個天天在盈虧之間盤桓的商人,已經不是學術圈中人,但旁觀者清,有一孔之見,而且我當年也是一個獸醫專業畢業生,也曾經留在大學做老師。有一件事情讓我覺得自信而驕傲,如果全國農牧企業的老板不做准備集中在一起考試,考數理化,我想我能名列前茅;要是再加上語文和外語,全科我還能名列前茅;如果加考專業知識,我更能名列前茅。前幾年有一個全國財富排名(不一定准),給我排在最富有的人第691位,我感到有點兒壓力,我想要是按知識總量排名,我能超過這個水平,那麽我對這個排名就心安理得;如果我的知識總量和道德水准排在1000多名,但是財富排600多名,我就感到無地自容。雖然有點兒壓力,但我覺得那些比我有錢的人恐怕大多比我還有壓力,因爲他們財富排得太靠前了,但是他們的本領、知識,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能力不一定這麽靠前,有的還可能差距很大。因爲有差距,社會上就有仇富現象,就會有對富人的很多不遜。我想,在社會不斷進步的過程中,包括我們在座各位學者、專家本人,我們的弟子、孩子在內的那些品學兼優的人,應該在社會上更有地位、更享權利、更多地掌握財富。 

我是1981-1986年在沈陽農業大學讀的本科,1986-1989年讀碩士。碩士學的是動物生理生化中的生理,1989-1991年在學校短暫地做過科研,1991-1995年在外資企業工作,最早在中國第一家外資企業——深圳正大康地公司,然後到康地的獨資公司——北京康地,從北京又到武漢在康地的合資公司工作。1995年,我覺得飼料行業的機會很多,我自信如果我與外資企業做一樣的産品,價格就能比他們低,如果跟他們賣一樣價格,質量就能比他們好,所以1995年與同在外企工作的幾位夥伴封金挂印,辭職創業。

在創辦禾豐、發展禾豐的過程中,我們非常重視人才,看重學曆。由于太看重學曆,我們公司曾發生一起集體辭職事件。他們在我出國去朝鮮,所有通訊都不能聯通的情況下,帶領客戶、團隊離開公司。當我回來找他們談時,問他們:“爲什麽這麽做?”他們說:“您要在國內,給我們打電話我們就走不了,您對我們很好。”我又問:“那你們爲什麽還要走?”“因爲金總您太重視學曆,我們多是大專中專學曆,在禾豐沒有前途。雖然我們走了,也希望禾豐發展好。希望您以後,能夠重學曆的同時也能重視能力。”我想,他們說得有道理,我變得更注重人的能力了,但依然看重學習知識的能力。我這樣要求別人,也同樣約束自己。在禾豐發展的過程中,我也一直堅持學習、堅持讀專業書、 看專業的文章和學習英語。 

禾豐自1995年創立,現已成爲中國農牧行業前十名的企業。一年生産400多萬噸飼料,一年屠宰將近5億只白羽肉雞,是當之無愧的行業翹楚企業之一。2014年在滬市主板上市,上市後業績保持連續上升,從2016年至今三次被評爲“主板價值百強企業。”   

今天我要和大家分享的題目與商業無關,要講講我的碩士讀書生涯。我本人是一名碩士畢業生。現在各位導師都有很多學生,好像碩士學生都排不上號,可是我覺得碩士和本科生比是質變,博士和碩士比是量變。碩士和本科生比是從一個學習者過渡爲一個研究者,從一個被給予知識的人變成一個主動求索的人,所以碩士教育對我的一生影響最爲重要。它影響我的知識結構、思維方式,影響我做事業的方式、方法。今天,我想平鋪直敘地講講我的碩士生活,以此既分享也現身說法地來建議各位院長、老師,希望您能既關心自己的碩士生,也關注學院的碩士生教育。我分享的題目叫《研究生奠基我人生》。   

我分八個方面來講。爲什麽考研?我1981年入學沈陽農業大學,1982年決定考研。一是因爲那個時候國家百廢待興,提出振興中華、實現四個現代化,而四個現代化的核心是科學技術的現代化,作爲一名熱血青年,我想在國家四個現代化實現的過程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讀了大學想下一步讀碩士、讀博士,再出國留學,最終成爲科學界的領軍人才。二是,受我的導師劉玫珊教授的影響。大二的時候學習生理學,我是生理學課代表,劉老師特別喜歡我,她每次提問,我都回答得很好。課間她拿著粉筆、教鞭,走到我身邊,說:“金衛東啊,你畢業就讀我的研究生吧。”我說:“劉老師,您還不能帶研究生呀?”她說:“等你畢業就能帶了。”我說:“那我就讀您的研究生。”所以,大二的時候就跟老師有個約定。

現在劉老師已經90歲了,在我讀碩士期間她去了國外,碩士畢業前,她回來指導我碩士畢業,然後又回到美國生活,現在居住在上海。雖然她已90高齡,但仍然是一位頭腦清醒的老人,她信仰基督教,每個周末都去教堂給唱詩班做鋼琴伴奏。她以我爲傲,我更以我的老師爲驕傲。當年我問劉老師從上海到沈陽(1952年複旦農學院遷往沈陽,是沈農前身),高興嗎?願意嗎?她說:“非常高興,我們是唱著國歌,坐著專列,帶著實驗室、圖書館,學生老師一起來的。”我又問她爲什麽那麽高興?她說:“因爲理想,那時候認爲東北離蘇聯老大哥近,會比其它地方早5年進入共産主義。”劉老師對我的影響很大,她對人生理想的追求更令我敬佩。那時一年一個老師只能帶一個學生,最多兩個學生,老師對學生比對自己的孩子還好。如果不是因爲劉老師,我很有可能讀另外一位老師的研究生。那時還有一個熱潮,就是跨行學管理學科。沈農畜牧經濟管理學李明哲教授是博士生導師,我曾想讀他的研究生,因爲跟劉老師有約在先,就沒有讀畜牧經濟管理學。 

在考研前一年,1985年夏天我的父親因事故去世,我是家裏三個孩子中的長子,弟弟和我同年考研,妹妹考高中,我想讓弟妹們多讀書,所以就決定不讀研了。由于決定不考研了,我一下子就輕松了。天天到操場上踢球,劉老師騎自行車路過操場,問我爲什麽還不複習,我把情況跟導師說了。她就給我媽媽寫了一封信:“如果你家裏有困難,我可以提供幫助,你兒子學習這麽好,不能因爲眼前的困難就放棄理想。”我媽媽是小學教師,對教育非常重視,一聽說此事,也非常著急。她坐火車趕到學校告訴我:“就是把房子賣了,也要供你們三個孩子讀書,將來就是要靠知識改變命運,有知識才能給國家做貢獻。”在導師和母親的督促下,我又開始學習。在學習上我自己有信心,導師對我也有信心。那時外校學生也有人報考她的研究生,而老師只能招一個學生,本校就我自己報名,對于外校學生她就一一給回信說,我有一個合適的學生了,我相信他能考上,別影響你們前途了,所以就請別報我的研究生了。劉老師是一個非常認真負責的導師。

備考時學《生理學》,我不僅學《動物生理學》,還學人醫版的《生理學》,人醫版的《生理學》是由湖南醫學院的周教授和中國醫科大學的姚承禹教授主編的。我把《動物生理學》和人醫的《生理學》從頭到尾一個字不差地學習了。除看《動物生物化學》外,還看了北大沈同教授的《生物化學》,也是從頭至尾認真學習,合上書,別人問我什麽內容,我都知道在哪一頁的哪個位置,所以這兩門考試我覺得我能夠穩操勝券。《有機化學》我既看農科教材也看浙大普通高校的教材,我最近又在學新版的《有機化學》,發現增加很多數學和物理化學的內容。英語方面,學得非常精,僅看了一本張道真的語法書和做EPT托福的習題集,反複做題。等到考試那天,每門都提前半個小時交卷。那個年代考研究生很驕傲,學校帶隊老師好意提醒我,別總是提前交卷,因爲這樣影響別人考試。成績出來,有機化學全校第四名,英語全校第五名,當時我有朋友是遼甯大學的,我英語在沈農第五名,遼大全校都沒有人超過我,由此看來,那時候農業教育質量是很高的,不比普通的綜合大學差,現在再看看農業學校錄取分數都低了很多。  

2004年我受邀到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做年度演講嘉賓,我說:“我是農業大學畢業,北大請我做報告,我感到很榮幸,謝謝北大!”他們給我掌聲。我接著說:“我感到榮幸的同時,北大的師生不要感到榮幸,因爲在我那個年代,發揮好、睡好覺就上北大,發揮不好、睡不好覺就上農大,僅此而已。”可是各位老師,現在咱們農業院校的學生還有底氣這樣說嗎?已經不能這樣說了,現在農業院校最好的學生也上不了北大。可是你們想一想,當年有多少跟你們學習差不多的,也上了清華、北大。俞敏洪當年落榜兩三年,後來也上了北大,理科考不上,換了文科就上了北大。其實當年我們是精英教育,考試就是幾道大題和選擇題,多答對兩道題就是北大和農大之差,確實是毫厘之差。

讀研期間對我有非常多的重要訓練且記憶猶新。細胞生物學,那時沈農有些課自己沒有合適的教授與條件,就送我們到外校學習,我的細胞生物學就是在中國醫科大學學習的,當時宋金丹老師剛從國外回來,無論是實驗手段還是導師的研究水平都非常高,儀器設備當時也是國際先進的。

畜牧經濟學導論,雖然我沒有讀畜牧經濟學碩士,但我第一學期就選了李明哲教授的課,和他的另外2名學生一同上課,半年課程結束時,李老師握著我的手說:“我在自己的學生和孩子身上沒看到中國的前途,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李老師對我特別好,對我總是鼓勵和肯定,讓我覺得不努力都不行,是我的忘年之交。現在李老師去世十幾年了,期間沒有人帶博士,李老師去世前,就向學校推薦我,沈農也找我帶博士,我婉拒,因爲沒有精力,再說不是博士也不應該當博導啊。然而學校說:“你是李老師的得意門生,大家都一致認爲你最合適,你就來幫助學校發展吧,學校也不給你錢。”現在我擔任沈農畜牧經濟學的博士生導師,已經帶了2名博士,都考上公費留學了,但我從來不敢在名片上印“博士導師”。看到那麽多有錢人都在名片上印“客座教授”、“博士”,我覺得企業家在名片上印這樣的職務不僅不提高形象,反而降低形象,因爲大部分都是假的。有人問我:“金總,你不是不沽名釣譽嗎,你怎麽還當上博士生導師了?”因爲行業裏有一些企業家大學都沒上過,現在都是博士,我之前笑話過人家沽名釣譽。我說:“我被他們都是博士激怒了,所以只能直接做博導。”(全場笑)   

自然辯證法是研究生必學的課程,是非常重要的科學哲學。剛開始我覺得這是門政治課,不愛學,學習了一半後聽說,姚德丙老師特別嚴格,每年抓10%學生不讓畢業。同學也告訴我,課堂上幾次點名我都不在,已經引起了老師關注。因爲害怕,我接下來就開始好好學習,後來發現裏面有那麽好的科學道理,從那裏了解了古希臘,了解了思辨的哲學,理解了事物發展的基本規律,才知道人生不可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才知道在科學的交叉點才有科學的富礦層,于是越學越愛學。期末考試就五道題,一道選擇題包含十個小題,每題2分,四道論述題,每題20分。選擇題知道對錯,論述題不能判斷打多少分。當宣布成績時,老師在階梯教室前面講台踱來踱去,我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等著宣布誰不及格。老師一回頭,問:“金衛東同學在不在?”我一下子就慌了,書本都掉地上。老師問:“你答完試卷有什麽感覺?”我說:“沒有什麽感覺。”老師又走了幾圈,我想:完了,我的第一科不及格就要誕生了。然而老師卻說:“金衛東同學的試卷,讓人看了以後有一種非常酣暢淋漓的感覺,他打了98分,創造了我校這門課最高分的紀錄。”其實我可以打100分,有一道選擇題錯了,實際上我知道這個題的正確答案,但我認爲應該選擇我認爲正確的,堅持真理,不唯分數,堅持理性思辨。當然即使這道選擇題沒錯,老師也會從其它地方扣1、2分的。現在我經商做企業,在處理一切事務時,都自覺遵從辯證統一的原則,都要遵從量變到質變的原則,都要遵從否定之否定的原則,也必須要抓主要矛盾方面,也必須知道在交叉處最薄弱、機會最多,也必須知道在哪裏投資、哪裏已經是紅海不能再掙紮,所以這個學科讓我一生受益無窮。

電生理進修是到南京師範大學學習的。從幫人家做電生理實驗到開發新的電生理實驗設備。實驗結束我向老師建議,買了一個小的電生理屏蔽室。半年學習結束,就把它從南京發貨回來,所以沈農很早就有電生理屏蔽室。   

裝備實驗室。讀研究生時導師出國了,當時聯合國給沈農一大批實驗設備,那時實驗室沒有別人,我就天天翻譯資料、安裝,調試。所以,我離開實驗室幾年後,哪個設備有問題還會給我打電話,我回去就手到病除。這對我動手能力的提高很有意義,並且幫助我提高了實驗設備的使用能力。   

參加全國動物生理生化學會成立大會。1987年研究生二年級的我隨老師一起去煙台養馬島參會,全國生理生化近百位師生在會上宣讀論文評選優秀。我不知道當年的思想怎麽那麽先進,生理生化學會設置一個獎項叫“21世紀最有前途的青年生理學家”,有2個人獲得了這個獎項,一位是江西農大的研究生江青豔,一位是沈陽農大研究生金衛東。(全場掌聲)今天,江青豔老師也在會場。2007年,全國動物生理生化學會20年紀念活動在廣州召開,又請我回去做報告,那時我已經是行業外的人了,在台上我說:“我最應該感謝江青豔,如果他不堅持成爲生理學家,當年的預言就全錯了,現在起碼證明有一半是對的。”(全場笑)  

1998年參加東北三省生理科學會,本來應該是我的導師去,因爲她沒時間去,就讓我去了。因爲是人醫的生理科學會,我帶了自己一篇關于內啡肽方面的綜述論文參會。會議分神經生理學、內分泌生理學、免疫生理學三組,我這個唯一的獸醫就排在其它項下,當時中國醫科大學姚承禹老教授說:“金衛東,你想參加哪組就參加哪組。”我選擇了參加姚老師那組。讓我第一個宣讀論文,我想他們一方面出于禮貌禮遇我這個獸醫,另一個方面是不是讓獸醫講完就走,人家再正式開會。當我宣講完我的論文後,姚老師說:“這個小組請魏老師主持一下,金衛東,我帶你到其它兩組都講一講。”于是我講了三場。通過這次會議,我結交了很多醫學界的朋友,現在遼甯的醫院我認識許多醫生,當時他們都覺得我是搞科研的人才。   

專業英語和第二外語,沈農讀碩士必須學2門外語。學專業英語必須看完一本英語專業書。我的專業英語比較紮實,前幾天遼甯省商會大老板們在一起聚會,我是副會長,會長是東軟集團的劉積仁老師,他原來是東北大學副校長。我喜歡無理取鬧開玩笑,時有離經叛道之言,讓人覺得有點兒目空一切,東軟的英文名字是Neusoft,我就故意挑毛病說:“劉老師,東軟英文怎麽叫這個名字?容易産生歧義呀!”他說:“你學沒學過英語啊,這是東北大學軟件的意思。Neu,是Northeast University的縮寫,Soft是軟件的意思。”我說:“從醫學角度講,Neu是神經鞘膜,Soft是疲軟的,連起來就是神經衰弱。”大家一查真有這個說法,劉老師也被逗樂了。執行會長單位奧克化工生産環氧乙烷,董事長朱建民是我高中學長,當時就怼我:“金衛東,你看我們公司的英文名你能挑出毛病嗎?OX,是氧氣(Oxygen)的英文開頭,而且有公牛的含義,表示特別有沖勁。”我揶揄說:“你這個仔細看也不行,OX不是一般的公牛,公牛是BULL,從專業角度講OX是被閹割了的公牛。”這不就是專業外語嗎?(全場笑) 

准備論文。因爲導師在國外,我開始自己探索畢業論文的方向。在座的單安山教授那時東農博士剛畢業,我從頭到尾讀了單教授的畢業論文,受到啓發,就想做營養生理,單老師做的是維生素E和硒的相關性研究,我敏銳地注意到他論文中述及到谷胱甘肽過氧化物歧化酶。經過了幾個月的准備,我發現自己的實驗經費不夠就不得不放棄了這個方向。第二個方向當時我對內啡肽嗎啡受體感興趣。可因爲當時沈農實驗室尤其生理實驗室實驗條件不行,不支持腦神經內分泌研究,所以也放棄了。其他同學由于導師在身邊,有的導師本身有課題,因此論文方向很明晰。而我的導師搞基礎科學教育,在科研上比較弱,她教書教得很好,但沒有對外科研合作,與生産實踐也不相關,所以選擇什麽課題要以我這個學生爲主。第三個方向我想做免疫。我們系主任韓老師的免疫實驗室條件好,可以做這方面的實驗。那時對我很欣賞的孫寶貴老師做寄生蟲研究,寄生蟲免疫很複雜,機理不清楚,我就決定做寄生蟲免疫。前期我做了很多調研,所以別的同學實驗做到一半了,我還沒開始做。他們就笑話我說:“金衛東,你還想不想畢業了?”我想先准備好,再一鼓作氣。做實驗時有一次停電,冰箱裏的球蟲卵囊全死了,有人介紹中國農業大學做寄生蟲研究的汪明博士那兒有,通過電話聯系上汪老師,跟他說想要點卵囊,他說:“你坐火車來吧,我現在就給你分離、清洗,准備好,你來了就拿走。”我連夜坐火車去了,到了那,他已經給我准備好了一瓶包裝完好的球蟲卵囊,一分錢也沒要,後來汪明老師成爲中國農大獸醫學院院長,我們一直是好朋友。那個時候我就是敢想敢做敢求人。

最終實驗方案確定了,我開始測免疫變化,球蟲免疫是以細胞免疫爲主還是以體液免疫爲主,不能肯定,因此我就兩個方面的檢測都做,細胞免疫我要用熒光標記方法來定量兼定性,體液免疫用電泳結合樹脂柱洗脫,分光光度儀定量測定,這就要借免疫實驗室的儀器設備,要借助沈農基礎部生物物理實驗室的儀器設備來做。導師回來後覺得我的想法特別好,就開始操作。我們用有限的錢買了有限的雞,每周采一次血,從1日齡小雞開始、從雞的腦後血管窦采血,雞的血管窦只有米粒那麽大,紮深了雞就癱瘓了,紮淺了不出血,如果反複紮就局部感染采不出血了,我的手特別巧,每次都是我采得最好,所以,盡管我們實驗室有教授、副教授,我導師就下命令,誰也不許采血,就金衛東一個人負責采血。其實我在大學時期實驗操作能力就非常強,如果班裏只有一個動物來做演示實驗,那就毫無爭議地由我來做,我的這雙小手就是會做實驗。實驗做好了,就開始論文寫作,寫之前還得看英文,這樣才能避免閉門造車,避免犯想當然的錯誤。別人都開始答辯了,我的論文還在校對階段。那時沈農沒有碩士授予權,我要到長春的解放軍獸醫大學答辯,答辯前心裏非常忐忑,但是答辯結果我的分數最高。

這是幾位令人尊敬的前輩,汪玉松教授是我答辯委員會主任,張玉生教授是我的副導師,這位是景在新校長,當天他請我老師和我簡單吃了午飯。答辯前一天晚上我們去看這位堪稱元老的李永田教授,已經退休在家的他語重心長地鼓勵我:“金衛東,明天答辯不要緊張,你沒問題,不管問什麽問題,會就會,不會就不會,研究生不必要把問題全答上來,只要把你自己的實驗研究講清楚就行。”答辯結束後回到沈農,第二個星期收到汪玉松老師給我寫的一封信:“金衛東,你的論文寫得非常好,科研工作量很大,你從細胞免疫和體液免疫兩方面進行闡述,分析得很透徹。我建議你將論文分成兩篇發表在我們的專業雜志上,這樣別人讀起來更清晰,而今後就業、提職稱也可以有兩篇優秀的論文來支持你。”我請問在座的各位老師,你們能不能在參加完一個素不相識外校學生的畢業答辯後,給這個學生發信息、打電話進一步指導他?這就是當年教授的風範啊。 

時間充足,我再講一個答辯小插曲。1989年學生運動,我是沈農研究生學生會主席,同學們推舉我當高自聯負責人,我因實驗沒做完就拒絕了,于是另選他人,當選者卻堅持說:“衛東兄有威信且學習好,是學生會主席,你挂名就行,什麽也不用你幹。”當運動結束,我被當作領頭人通緝。此時正值我到解放軍獸醫大學答辯,答辯前首先要由導師介紹學生的政治思想表現。如果介紹這個過程,還能讓我答辯嗎?當然不能。我導師對我很好,不能接受自己的學生不能正常畢業,但導師是教授又不能說假話,這讓她很爲難。臨近答辯時她口腔起泡,我看出來她很爲難。答辯的前一天晚上,我跟老師說:“劉老師,你要介紹我必須是真實的,但是沒有確定的事情不一定全說。我給您寫一份我的介紹:金衛東是學生黨員,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品學兼優,多年被評爲三好學生和優秀學生幹部。這些都是事實,至于說通緝,還處于調查階段,以後也可能沒事,現在就不講了吧。”老師說:“那行吧。”就這樣,我通過了研究生畢業答辯。很多年以後,我碰到外交部長李肇星,他說他請教他的老師季羨林怎麽能當好外交部長,老師告訴他:“要想當好外交部長必須做到兩點,第一,說的話都得是真話;第二,真話不一定都說。“我想,我早就這麽做了。(全場笑) 

答辯結束我順利獲得碩士學位,但是非常遺憾,因爲學生運動的影響我不能留在學校做老師,不能留在科研單位搞科研,不能進黨政機關。因爲長期沒有工作,我就學會了打麻將,現在還隔三岔五地玩。學校覺得我是個好學生沒有什麽問題,長期不安排工作,怕我精神崩潰走極端,出于愛護學生的原因,反複研究文件,文件說不能留在高等學校做老師,但能不能留在高校不做老師?學校有個農場,可以派到農場勞動,于是我到系裏農場養蛋雞,天天清糞、撿蛋、做人工授精,因此我會養雞。1990年,我的科研項目申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獲批,我成爲沈農第一個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人,學校感到驕傲,把我調回學校繼續搞科研帶學生實驗,回到學校我發現大家都在複習托福要出國。可是那時我哪敢想,我的政審過不了關,非常自卑。所以如果我沒回學校,可能還能在學校農場呆一段時間,一回到教學和科研崗位,就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記得最後一次暑假期間,外地學生來集中函授,我給他們上完狗的條件反射實驗課後,洗幹淨手上的狗血,就寫了辭職報告,第二天去了深圳,當了銷售員。可能很多人認爲,金衛東,你現在這麽有錢應該感到很幸運當年受影響離開學校。可是我想,我和大家都一樣:沒有實現的理想才是心中永遠的痛。因爲沒出國留學,沒有在國外學習的經曆,我就不敢說是教授,是博士生導師,這次成爲國家萬人計劃專家,我也不怎麽敢理直氣壯地宣傳,總覺得有點假。 

研究生讓我形成了嚴謹科學的思維能力。不管考慮什麽問題,我老是懷疑,不管別人多輝煌我都不崇拜。前幾年有一個電視節目《對話》,都是講一些全國功成名就企業家的事迹,我從來不看,愛人說我不謙虛。我說:“我不是不謙虛,是他們不真實,我今天看了,過幾年他又垮了;我今天看他創業奮鬥,後來發現他主要是靠官商等背景,不是我們期望的成功,所以我不看。”爲什麽這樣呢?因爲研究生教會我懷疑的態度、批判的方式。不管對什麽都懷疑,不管現實中你是多麽高高在上,我總是以批判的態度來看,我相信在事實面前人人平等。

研究生幫我養成了非常好的專業素養。專業素養讓我太受益了,我不吃保健品,不鍛煉身體,身體比同齡人還要好,因爲自己知道什麽該吃,什麽不該吃;自己知道工作壓力大時不能節食;知道心理壓力大時腦神經消耗能量;知道大腦神經系統耗能主要靠碳水化合物,所以就得多吃米飯;知道打麻將的時候別吃太飽,中間吃兩塊巧克力以保持頭腦清醒。專業素養讓我不太得病,學獸醫有無菌的概念,知道手不亂摸,知道到飯店點菜點什麽樣的菜好,知道經過熱加工基本無菌,知道過分的幹淨也不行,如果跟所有微生物隔離,沒有免疫刺激也不行,所以看問題都要辯證。 

研究生培養了我科學研究的能力。這個能力使得禾豐的科研方向比較准、科研投入比較精。禾豐的技術總負責人邵彩梅博士,也是學生理生化的,每次她申請經費買設備做科研,我都先表示不同意,我說:“科研不是實驗室做的,是靠腦袋想出來的。如果技術人員科學素養、邏輯思維能力不夠,那買儀器設備有什麽用?”她說:“要是人家能力夠了呢?”我說:“夠了就不用買了,夠了就都能想出來了。”(全場笑)如果一個人沒有科學素養和邏輯,有再好的設備也不行,寫出的文章也是不行的。科學論文要用科學的頭腦去寫作,其中特別重要的是得看外國同行的外文寫作方式,然後回來修正你的中文方式,言簡意赅,用簡單的、標准的語言。前年與單安山老師在這裏參加同一個會議,單老師用中文做報告,但是PPT上面寫的雙語,我就跟單老師的研究生王麗娟說:“你老師的英文非常好。他不僅說得清楚,而且寫得地道,寫得有那個味。”他的學生說:“金總,你的意思是你英語也挺好呗?”(笑)我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要這麽理解也行,起碼說明我能看出來好不好,這也不容易。” 

李德發院士剛當院士不久,在北京組織了一個技術總監沙龍。我去參加,他說:“我今天用漢語講,用英文寫板書。”寫著寫著,寫出一個單詞,自己忘記了漢語應該怎麽說,我在台下玩手機,擡頭看看說:“這是阿爾法酮戊二酸。”李老師問我怎麽知道,我說我學過。李院士說:”各位得向金老板學啊,你們還博士、留學生呢,你看人家是企業家、上市公司董事長英語還這麽好。”這就是專業英語的影響力。我專業英語除了發音差點,詞彙量相當可以,禾豐在國外談合資合作,從來沒有請過翻譯,所有談判都是我們自己來。我愛人英語好,但是我寫東西,她給我改過來,我還得再看看到底對不對。2004年禾豐開始與De heus公司合資談判,2006年我才能說英語,即使不能說的時候我也會看,我也知道寫得地不地道。所以在禾豐公司,誰要是在前面做翻譯,有我在場,都得膽戰心驚,誰英文報告寫出來,我都要看看,很多連接詞都不是那麽簡單。我建議大家讀《風格的要素》,這是一本很簡單、很薄的書,是美國大學生必讀的語法書。 

更重要的是,研究生使我擁有了知識分子情懷。不僅爲自己,也要有家國天下的意識,所以禾豐從創立開始股份一分再分。禾豐創立之初,我把股份跟7個人均衡分配,最少的有10%,我多一些自己都覺得受不了。所謂知識分子情懷就是平等、民主,尊重別人,不按錢看人,按知識、按貢獻、按公平態度對待人。所以我的股份從占公司35%下降到現在的不到17%。凡是來禾豐求職的,學曆高的就高看一眼,英語好的會得到特別的愛護,好學校畢業的第一印象就好。禾豐最賺錢的銷售崗位員工大都是農大畢業的,辦公室員工很多是985、211大學畢業,我就常常打擊做銷售的員工“你們開的車比省長都好,可是你們考大學的成績比辦公室人員都得少100分。”我總是用知識水平來評價人。但做企業太複雜,不能保證公司將來沒有瑕疵、沒有汙點,甚至不失敗,但是我個人能保證不違法亂紀,保證不爲了多掙錢使用任何違禁藥品,保證不做違背道德的事。禾豐公司1萬多人,是否都能完全做到,還有沒有過程控制不當,也不能保證,我只講我的情懷。我開玩笑說自己就像個同性戀,是男人的身體、女人的心;企業家的身份,卻長了一個文人、知識分子的內心。每次一讀資料、新聞,看到一些不學無術的人成爲大老板了、發達了,我就義憤填膺,總是覺得有錢人都良心壞,忘了自己也在有錢人之列,老是把自己當成知識分子,像個憤青。 

研究生讓我結識好友,建立起行業人脈。在座的很多人我都認識,即使不認識,彼此也知道。同齡人裏很多人現在做學術帶頭人,今天吉林農業大學的秦校長也在這裏,當校長時我去看他,秦老師說:“衛東,你記不記得咱兩第一次見面,你去吉農招人?”我說:“是啊,那時你剛從國外回來,我讓你推薦人,你推薦那幾個最後都不行,都沒招去啊。”秦校長說:“那我也不能把好人推薦給你啊,你那時候要想招我,你動員動員我都能和你走,你不招我老想招別人。”我說:“你要和我走,那你現在就當不了校長了。”他說:“不做校長,我現在就是禾豐股東,還不用退休,也很好。”所以說,我的讀書經曆對于我在行業積累人脈很重要。 

我看到四川農大的陳代文校長了,如果我不學畜牧獸醫也不能認識他。他現在已經是赫赫有名的准院士,在我心中也是同齡人,陳校長成功我固然羨慕,但我覺得我也基本具備與陳校長相同的素質,(笑)這樣講可能別人覺得我有一點兒盲目自大,但是我想這個盲目也不是毫無緣由的。另外在禾豐發展過程中當年的院長包軍教授,胡建民教授,現任院長呙于明教授,張樹義教授都曾擔任過禾豐的獨立董事,爲企業發展把握方向提供支持,我們非常感激。

今天沈農張樹義院長在場,禾豐公司的發展得益于沈農。我們也不忘母校,沈農的禾豐體育館是我們幾個創始人個人在學校投資的基礎上捐贈的,當時我捐贈時正值學校60周年校慶。校長張玉龍老師說:“你得帶頭給沈農捐點錢。”我問:“捐多少?”他說:“怎麽不得捐一個數。”當時我只有500萬積蓄,2012年禾豐正在申請上市,弄得我焦頭爛額。我家在北京住普通的6樓,沒有電梯。我媽媽79歲,天天走樓梯,我就跟媽媽說:“學校沒錢了,我想給學校捐1000萬。”媽媽問:“你有1000萬嗎?”我說:”現在只有500萬,將來就有了,之前想給您換個房子,但是學校校慶等不了,咱們先給學校500萬,其他的分3年捐完,公司3年的分紅就夠給學校,以後再攢錢換房子,您看行不行?”我媽媽說:“我是老師出身,你給學校捐錢,我雙手贊同,沒有沈農哪有你的今天?再說,你要是不住6樓,我身體也不會這麽好。你給沈農捐吧。”到學校,我說這是“期捐”,現在就有500萬,其他的未來三年內捐完。校長嚇一跳,說:“當時想讓你捐100萬。”(全場笑)我們7個創始人,6個沈農畢業,他們5位知道以後,沒跟我商量,又給學校捐了1000萬,我們個人捐款沒拿公司一分錢,禾豐其他中小股東也給院裏、學校又捐了幾百萬。

所以,我們不是那些只顧自己和家裏人享受物質生活,不願意給別人花一分錢的人。我們是自己沒有錢,母校缺錢先給學校,再想自己的人。我的車10年沒換,現在都賣不上20萬。很多大老板的車比我好幾倍,但是我想即使我騎自行車也比他們強,因爲什麽呢?因爲,研究生奠基了我人生。(全場掌聲) 


時間:2019年8月18日

地點:東北農業大學國際交流中心


上一篇: 沒有了
下一篇: 大師白迪亞